图片 1

尽管我国耕地面积不到全世界总量的10%,但化肥施用量接近世界总量的1/3,已成农业面源污染的主要原因。在夏种基本完毕、水稻开始追肥的季节,这则关于我国化肥过度施用的消息在一些农业网站上流传,记者对此作了采访。

内容摘要:3月19日讯除了种子和气候因素,我国粮食十一连增的主要推手是什么?农技人员会告诉你,与化肥大量使用有关。的确,作为粮食的3月19日讯除了种子和气候因素,我国粮食”十一连增”的主要推手是什么?农技人员会告诉你,与化肥大量使用有关。的确,作为粮食的”粮食”,化肥在粮食增产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另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我国用全球8%的耕地,生产了全球21%的粮食,但同时化肥消耗量占全球35%。连年大量使用化肥,导致土壤肥力下降、土地板结,粮食增产面临不可持续的问题。因此,3月17日,农业部正式启动实施”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长行动”,倡导减少使用化肥、多用有机肥。

“化肥施用过多问题确实存在,它导致土壤酸化严重,最明显的是土壤中重金属含量增加,有机质单一,通俗地说,就是土壤营养不良。”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面源污染治理技术研发中心主任施卫明说,根据多年来对水稻主产区的调查,他们发现,我国稻田氮肥施用量比日本和韩国多20%,与泰国、越南相比,施用量就更高了。

农业”减肥”可行吗?农民怎么看?化肥用少了,会影响粮食产量吗?

跟零星种植粮食的农民相比,种粮大户化肥施用量反而较少,因为大户对农本投入的考虑更多。目前,江苏种粮大户每种一亩水稻,需施用80斤尿素,而零星种粮的农民,不大计较农本投入,尿素用量有的甚至是大户的一倍,导致70%左右的氮肥没得到利用,既提高了农本,也使农业面源污染更严重。土壤所专家多年研究后认为,较合理的尿素用量是每亩64斤左右,现在只有太湖流域少数地区,化肥用量能达到这个标准。

“我觉得不用化肥会影响粮食产量。”灌云县农友稻麦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房保亚告诉记者,合作社每亩水稻年均尿素使用量在100斤左右,复合肥使用量60斤,小麦尿素使用量90斤,一年下来,尿素要花费约180元,复合肥的花费在每亩130元左右。虽然县里对使用有机肥有补贴,但是他说,有补贴也不会用,因为有机肥的肥效慢,肯定影响粮食产量;而且需要的人工多,一亩地要用上1000斤有机肥才能达到相同的效果,可是现在人工费一天少说也要100元以上,划不来。

施卫明的说法一点不假。高邮市周巷镇前进村种粮大户薛连春有420亩水稻,他告诉记者,今年尿素价格比去年每吨下降300元,这对农民是好事。他种水稻,每亩用80斤尿素、70斤复合肥,这个用量较低,而那些种了几亩地的农民,每亩起码用100斤尿素,把化肥一撒,就去忙别的事,反正收获的粮食总比化肥值钱。

“这得看用的是什么有机肥。”泗洪县太平镇种粮大户王斌与房保亚的看法不同,他说,一般人理解的有机肥是传统的家积肥,没有加工处理过的人畜粪便十几斤才能抵上一斤化肥,而且又脏又臭,现在多数种粮农民都不愿用。王斌去年开始使用一种由南京农业大学研发、重庆一家企业生产的有机肥,这种有机肥用于麦子和水稻的配方不同,营养有针对性,效果特别好,每亩地只要用上80斤,就可有效减少化肥使用量,施用时增加的劳动力也很有限。他给记者算了笔账:以前不用有机肥时,每亩地需要80斤复合肥作为底肥,稻麦两季需要施用70-80斤尿素,施用有机肥后,每亩地只要50斤尿素就够了;省下的买尿素的钱正好与买有机肥的钱差不多。”去年我对比了一下用有机肥和不用有机肥的地块,发现用有机肥的地块稻子长得特别好,产量明显增加,土壤也变得松软许多。”他说,今年,他打算在4000亩地里全面使用有机肥。

与老薛相比,昆山市淀山湖镇红星村种粮大户曹炳荣的化肥施用量要少一点,由于秸秆全量还田,钾肥比较充分,他每亩只用尿素60斤、复合肥65斤。“周边的散户施肥量就大了,一亩地要用100斤尿素、80斤复合肥!”
对此现象,施卫明很担忧。他说,土壤也有生命,也需要休息。现在普遍存在的过度施用化肥,实际上是让土壤高强度地拼命“干活”,土壤已很疲劳,时间长了会崩溃。在欧美国家,为保持土壤肥力,往往采取休耕措施,让土地休养生息。这在我国不大现实。日本控制化肥施用量,他们的粮食产量可以继续提高,但为了粮食品质和环境安全,有意减少化肥施用,让土地得到某种程度的休息,我们可以借鉴。

南京市高淳区阳江镇西莲村种粮大户高声龙也向记者证实说,少用点化肥,不会影响粮食产量。他说,周边农民一亩水稻要用80斤尿素,100来斤复合肥,但他只用50-60斤尿素,复合肥也只用80斤,但是由于施肥的时机把握得准,因此粮食产量一点不比别的农民低。

不能只顾产量,不顾土壤肥力和环境,否则,粮食继续增产会很困难。“土壤肥力崩溃不是危言耸听。”施卫明说,山东一个蔬菜主产县的很多菜地,因连续多年肥料大投入,以期达到蔬菜大产出,近几年出现不再产出的情况,土壤“死”了,只能换掉。

省耕地质量保护站站长徐茂告诉记者,我省绝大多数种粮农民化肥使用量明显偏多,耕地质量堪忧,如果推广配方施肥和充分利用有机肥替代化肥,不仅土壤肥力可以有效改善,而且还能起到增产的作用。他坦陈,目前我省对使用有机肥的种粮户每吨补贴200元,但由于畜禽粪便又脏又臭,农民不愿用,加上农村劳动力短缺,有机肥的用量还很低,他建议加大补贴力度,推广机械施肥,调动农民施用有机肥的积极性。

让土壤营养均衡的另一途径是施用有机肥。中科院南京土壤所土壤与环境生物修复中心研究员吴龙华说,根据检测发现,目前江苏多数耕地磷肥和氮肥过多,消化不掉的磷肥和氮肥会使附近水体富营养化,产生蓝藻等水体污染。多数耕地钾肥偏少,这几年实施秸秆还田,钾肥含量有所提高。有机肥中,钾肥含量比较高。

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施卫明经常与种粮大户打交道,他说,江苏农民种一季水稻,平均施用80斤尿素,而合理的施用量应该是60斤左右,多出来的20斤并不能被土壤吸收,不仅增加了农本,而且造成面源污染。”更值得注意的是,农户与农户相比,化肥施用量差别很大。”他说,有时候差距竟达一倍以上,而施用化肥多的农民,粮食产量并没有增加。这就说明,减少使用化肥的空间很大,关键是要让农民懂得测土配方,懂得缺什么补什么,而不是不问原因盲目增加化肥施用量。

早些年,基层农技人员队伍比较整齐,测土配方做得比较好,这几年人才流失明显,一个农业大县,往往没几名懂得土壤营养的人。而农民不大懂得肥力均衡,不清楚土壤中缺什么,需要补什么、补多少,为了提高产量,往往盲目加大化肥施用量。其实,在土壤营养比较均衡的前提下,如果减少使用20%的化肥,粮食产量只会下降1%-2%,节省下来的农本,比产出的粮食价值高,把这道理跟农民说清楚了,农民肯定会减少化肥施用。有一支专业的农技队伍,帮农民精准施肥,保持土壤肥力,事关我国粮食增产的可持续性,这非常重要。

采访中记者还注意到一个问题:由于有机肥种类众多,不同种类的有机肥氮磷钾含量不同,农民搞不清楚,因此急盼专业人员指导。高声龙说,目前市场上出售的有机肥,每吨价格从600元到1600元不等,他也想进一步减少使用化肥,改用有机肥,但由于对不同有机肥的功能和作用不了解,不敢贸然施用。”要是能够提高施用有机肥的补贴,并有农技人员指导施用有机肥,那么我肯定愿意多用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