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初欧盟正式取消了实施多年的奶业配额制度,也就意味着在这个版图上,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奶农们可以自行决定产量,消息一出作为东方人咱们比西方人民还激动,率先点上爆竹乐开了花,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传说中价廉物美的牛奶,这下可真要源源不断地传递到中国来。

编者按:关注完了大豆,我们再把目光转向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奶业市场。就在不久前,欧盟宣布,取消了实施了30年的牛奶配额制度。今后,欧盟国家的牛奶产量将根据其产能、市场需求自由发展,有专家表示,这一政策变化预计将带动今年全球牛奶供应量上升2%至4%。而这种局面又将如何影响我国国内乳品市场呢?前段时间倍受“伤”的奶农们,是否可以赢得一些机遇和转机呢?今天的《农经漫谈》,东方证券市场分析师左剑明为我们带来评述和分析。
左剑明:本月初欧盟正式取消了实施多年的奶业配额制度,也就意味着在这个版图上,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奶农们可以自行决定产量,消息一出作为东方人咱们比西方人民还激动,率先点上爆竹乐开了花,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传说中价廉物美的牛奶,这下可真要源源不断地传递到中国来。
消费者是高兴了,但乳制品人却在背后默默哭泣着,正巧小左身边就有养牛的朋友,近些天头都晕了。这位河南农民头几年手上有点余钱,就想捣鼓着靠养奶牛发财,前后投入400多万还向银行贷款不少,奶场终于在2013年瓜熟落地。日均产奶量在2吨,最初给龙头企业光明乳业供奶,辉煌的时候每吨鲜牛奶可以卖到5000元,简单按照2000元成本计算,那收入是相当可观!不过躺着数钱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去年开春以后鲜奶收购价格就坐起了过山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跨擦一刀直接见底到1000元附近,短短几个月时间就直降4000元,别说奶农们了,我看就连牛妈妈们也都要傻了眼,怀疑自己流出来的不是奶而是水吧!
说回正题,经营奶牛场这几年朋友开始有点懵懵懂,并向我总结了三点赚钱难原因:第一奶农没有定价权。原奶作为乳制品中间环节散户数量众多,因此在下游大企业面前显得非常渺小,鲜奶价格奶牛们说了可不算,定价权在大企业手里,即使在合同期限以内也经常遭到种种刁难,可下游又岂是一个小小奶农能对抗的呢?第二,当年那场奶粉风波,着实给国人造成巨大心里阴影,再加上液态奶价格本身就不便宜,偏远地区乳品消费市场培育不够,这都阻碍了行业健康发展;第三引导奶制品消费。之前一度热议的常温奶和巴氏奶区别标准,随着常温奶更容易抢占市场份额,而原本只做巴氏奶的企业也就纷纷加入这一阵营,最终结果,都成自己人了还打什么打。企业在市场化大潮中可以低头,但消费者要的毕竟是乳制品而不是白色饮料,所以无形之手有时还是需要进来指导一下工作的。
中国乳制品企业不争气,但挨板子的却往往打在奶农们身上,他们很受伤。

原奶产能过剩奶价低迷 奶农:混不下去了

  消费者是高兴了,但乳制品人却在背后默默哭泣着,正巧小左身边就有养牛的朋友,近些天头都晕了。这位河南农民头几年手上有点余钱,就想捣鼓着靠养奶牛发财,前后投入400多万还向银行贷款不少,奶场终于在2013年瓜熟落地。日均产奶量在2吨,最初给龙头企业光明乳业供奶,辉煌的时候每吨鲜牛奶可以卖到5000元,简单按照2000元成本计算,那收入是相当可观!不过躺着数钱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去年开春以后鲜奶收购价格就坐起了过山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跨擦一刀直接见底到1000元附近,短短几个月时间就直降4000元,别说奶农们了,我看就连牛妈妈们也都要傻了眼,怀疑自己流出来的不是奶而是水吧!

发布时间:2016-09-19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说回正题,经营奶牛场这几年朋友开始有点懵懵懂,并向我总结了三点赚钱难原因:第一奶农没有定价权。原奶作为乳制品中间环节散户数量众多,因此在下游大企业面前显得非常渺小,鲜奶价格奶牛们说了可不算,定价权在大企业手里,即使在合同期限以内也经常遭到种种刁难,可下游又岂是一个小小奶农能对抗的呢?第二,当年那场奶粉风波,着实给国人造成巨大心里阴影,再加上液态奶价格本身就不便宜,偏远地区乳品消费市场培育不够,这都阻碍了行业健康发展;第三引导奶制品消费。之前一度热议的常温奶和巴氏奶区别标准,随着常温奶更容易抢占市场份额,而原本只做巴氏奶的企业也就纷纷加入这一阵营,最终结果,都成自己人了还打什么打。企业在市场化大潮中可以低头,但消费者要的毕竟是乳制品而不是白色饮料,所以无形之手有时还是需要进来指导一下工作的。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中国乳制品企业不争气,但挨板子的却往往打在奶农们身上,他们很受伤。

中新网北京9月18日电
由于销售价格不足以支付生产成本,中国的一些奶农正遭遇亏损。在部分企业拒绝收奶、进口乳粉大量涌入的压力之外,奶农还要面对更头疼的问题——有些企业用廉价复原乳冒充常温奶或巴氏奶。

奶价低迷 奶农:混不下去了

养了18年奶牛,董长林说,今年“混不下去了”。

董长林所在的浙江省宁波市横街镇某合作社原本有四家奶户,1250头牛,但如今只剩董长林一人养着最后的200头牛。

他向本地乳企供应原奶。企业收购价是每公斤4.3元,但每公斤成本是5元,也就是说,每生产1公斤原奶就会亏损7毛钱。全算下来,一年亏损额高达100万。

许多奶农只好选择退出。“其他三家去年把奶牛全卖掉了,”他说,引进时每头牛3万元,卖时按宰肉价算,每头不到1万元,合作社亏了2000多万。

其实,与北方产区相比,董长林所在镇的原奶价格还在相对高位。 兴业证券
发布的报告显示,从今年7月开始,北方主产省区奶价连续数周在3.39-3.40元/公斤的价位波动。

除了奶价低迷,部分乳企拒收现象也让奶农受到打击。内蒙古、黑龙江等奶业大省的多名奶农抱怨,乳企每天限量收购原奶,“多一滴也不要”。

兴业证券在报告中指出,2016年上半年,主要省拒收限收的奶量达到总奶量的10%,小奶农和奶站产能继续淘汰。

让奶农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是原奶产能过剩。

刘江城在奶牛养殖大县——哈尔滨市双城区做过奶牛养殖场厂长,据他回忆,几年前,消费者对国产奶制品的信心有所恢复,许多人开始进口奶牛、投资建厂。

据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在《2016年度乳制品行业形势分析及下年度工作思路》中发布的数据,从2011年至2015年的5年间,我国进口奶牛共计69.46万头,进口量是2001年至2010年10年间的1.67倍。

超大型规模奶牛场纷纷建设。数据显示,仅今年上半年收集到的媒体报道信息,共有签约、开工、投产项目16个,其中万头以上牧场11个,总饲养规模26.8万头,总投资近120亿元。

“许多人贷款养牛。”刘江城说,根据当地政策,奶牛数超过300头、并符合其他条件的话,可以获得300万元补助,但养殖场真正能拿到手的补助只有一半。

“现在奶价跌了,当地多数奶农都想把厂子卖掉。”他说。

对此,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指出,由于奶牛养殖业的盲目发展,导致原料奶产能过剩,一些地方出现卖奶难,乳品企业和奶牛饲养业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进口乳粉冲击国内市场

一方面是原奶产能过剩、奶农卖奶难,另一方面,乳企正大量收购进口的大包粉。

所谓大包粉,就是用原奶制成的原料粉。“进口乳粉卖2万元一吨,国产乳粉成本就要3万多一吨,乳企当然会选便宜的。”刘江城说。

国产原奶在价格上处于明显劣势。根据国际奶业经济学会的数据,2015年全球全年原奶平均价格为1.85元/千克,美国2.37元/千克,新西兰1.65元/千克,我国10个主产区原奶平均价格为4.05元/千克。

饲料价格高、单产量低是背后原因。刘江城说,我国的奶牛一般每头每天产奶20公斤,年产6吨,而国外品种较好的奶牛每头年产量高达10吨以上。

饲料方面,董长林说,粗饲料中的苜蓿草在美国400元一吨,在宁波卖3000元一吨,精饲料中的玉米在美国2毛多一斤,在宁波便宜点也要9毛多一斤。

“成本不在一个起跑线上,怎么跟人家竞争?”董长林反问。

被冒充的常温奶和巴氏奶

在董长林看来,进口乳粉对市场的冲击并不是主要问题。

“巴氏奶是用巴氏消毒法处理的鲜奶,很难被进口乳粉取代,因为保质期短,本地奶源具有优势。”董长林说,但问题是,有些企业用复原乳冒充常温奶或巴氏奶,廉价销售,断了奶农最后一点竞争希望。

他说,“宁波过去有1万头奶牛,鲜奶销量为一天20吨,现在只剩下3000头奶牛,销量却增加到120吨,这多出来的100吨鲜奶是哪里来的?”

复原乳俗称还原奶,是指把新鲜牛奶经过高温杀菌干燥制成乳粉后,再还原成液态奶的乳制品。广东省奶业协会顾问王丁棉指出,巴氏奶能保存绝大部分的营养,但复原乳要经过多次高温、脱水、加水的过程,会造成营养成分的流失。

根据《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使用复原乳作为原料生产液态奶的,应当标明“复原乳”字样,并在产品配料中如实标明复原乳所含原料及比例。

2005年出台的《关于加强液态奶生产经营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在巴氏杀菌乳生产中不允许添加复原乳。

今年5月中下旬,湖北省食药监局通报了对10余家企业进行突击检查的情况,多家企业因未按规定标注“复原乳”字样被要求整改。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市场上标注“复原乳”的产品很少,多数液态奶包装上会标注“生牛乳”。对此,王丁棉说,乳企使用复原乳而不进行标注的现象并不少见。

图片 3

北京某超市销售的一款巴氏奶,配料显示为“生牛乳”。中新网 邱宇 摄

寻找出路

艰难生存的奶农正在寻找新的出路。

近几年,通过对生鲜乳进行及时加工,向消费者提供新鲜乳品的“鲜奶吧”迅速普及。董长林也开了一家“鲜奶吧”,用来弥补养殖场的亏损。

“早上5点取奶,最晚卖到下午5点,有些新鲜牛奶能在出炉半小时之后被喝掉。”他说。

王丁棉认为,奶农在议价、定价方面是弱势群体,“鲜奶吧”是被乳品企业压价和拒收奶逼出来的。

他说,“鲜奶吧”的经营者多有自有牧场或生鲜奶源,经营更具专业性,主营新鲜的牛奶和低温奶品。有助于奶农的增收,也能使奶农降低市场风险。

与互联网结合的商业模式也开始发展。“人人牧场”是一个平台,用户能通过平台认养奶牛,并享受鲜奶配送上门的服务。

人人牧场创始人王景星说,奶农把原奶交给乳企,需要经过层层代理才能到达消费者手中。人人牧场大大缩短了销售渠道,消费者能享受到价格与质量上的双重优惠。

“奶农如果只靠给乳企供应原奶,生存会非常困难。”王景星说,“我们现在还算不上雪中送炭,但也希望能帮奶农解决一些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