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华社信息哈尔滨5月14日电(记者李伟杰
范迎春)黑龙江省勃利县质量技术监督部门近日破获一起特大假冒进口化肥案,追回冒牌化肥199吨,涉案金额50万元。
据负责查处此案的勃利县质监局稽查大队队长顾洪游介绍,这些冒牌的“美国进口二铵”的氮、磷、钾含量都接近于零。如果将其施在农田里,将会造成2万亩农田减产或绝产,预计给农民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千万元。
经化验,这批假劣化肥近80%的成分是硫酸镁。其包装袋上注明的氮含量18%、磷含量46%等指标,实际检测含量接近于零。
勃利县委、县政府已通过各种渠道向农户发出退货返款公告,售出的假化肥除了200多公斤已被施入农田,其余全部退回到原销售点,购买假化肥的农民获得了全额退款。

2018年已经过半,但是对于今年的化肥市场,很多经销商都反映今年的化肥市场异常混乱,不正规小厂化肥对市场的冲击很大。市场上的肥种繁杂,价格混乱,真肥卖不上价,假肥却没有人管。有经销商反映,今年正规厂家的化肥销量只有往年的1/3。造成这种乱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所以记者亲临农资销售一线,挖掘出了不少有意思的制假套路,一起来看看吧!

西宁市郊位于“西宁盆地”的腹部,土壤类型较单一,主要土壤类型有:栗钙土、灰钙土、灌淤土、潮土,草甸土、新积土。地带性土壤有栗钙土、灌淤土、潮土,占总土地面积的97.1%,非地带性土壤有草甸土、新积土,占总面积的2.9%。现有耕地面积5
515
hm2,主要作物有小麦、薯类、油料、豆类、蔬菜、花卉、食用菌、中药材等。近30年来,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化肥用量的增加及作物产量的提高,土壤肥力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农民在生产中偏重化学肥料,忽视有机肥料,加上农民施用化肥带有盲目性,缺乏科学理论指导,重视氮肥,轻视磷、钾肥,忽视微量元素肥料施用,导致土壤养分失去平衡,制约了农业生产的进一步发展,成为农业增产、农民增收的障碍。及时摸清土壤肥力状况,对培肥地力、科学施肥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套路一:偷含量

1、土壤肥力变化情况

化肥制假售假欺骗农民的手法多种花样,最突出的就是“偷含量”,吉林省通辽市柳河县伟业农业生产资料有限责任公司张伟告诉记者:“部分厂家执行的是企业标准,远低于国家强制性标准要求,且名称不符合国家标准要求,如市面上的一种氮肥氮含量标识为25%,但是经化验,氮的含量只有18.19%,再如一种复合肥标识的总养分为57%,但是氮磷钾的含量实际上只有40%左右。”

1.1、土壤肥力调查结果

套路二:偷换概念,虚标成分

西宁市郊自1986年第2次土壤普查以来,再未进行过大规模土壤普查,在青海省《西宁市测土配方施肥补贴项目》支持下,2008-2009年对西宁市郊土壤进行了初步调查,调查结果见表1、表2。从统计资料结果来看,2009年与1986年第2次土壤普查结果相比,土壤全氮、碱解氮、全磷、速效磷、全钾含量上升,pH升高,土壤有机质、速效钾含量下降,土壤物理性状变差,基础地力有所下降。

标识是肥料的身份证,也是说明书。一些化肥包装袋上标注“总有效成分”“元素含量”等,但是这种标识是不规范的,因为锌、硫等元素是不能被计入总养分。辽宁省彰武县汇丰农化销售中心曹友明反映:“东北地区掺混肥价格比较乱,对正规厂家复合肥冲击较大,如市场上一种含量为56%的有机+无机型的肥料,是低含量肥虚标成高含量,实际上氮磷钾的含量只有30%,剩余的含量则是有机质,这是偷换概念,通过标识来误导农民。”

1.2、土壤有机质现状

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美邦农资经营部杨振民也告诉记者:“很多小的批发商会销售加了少量硫的氮肥,出厂价只有800元/吨,氮含量只有20个,远远低于高氮肥,而且没有磷钾等成分。再如同样标识为28-6-6的玉米肥,正规厂家标识的成分是氮磷钾,而低价小厂肥料则是28个氮,剩余的两个6分别是镁、硫或黄腐酸等不值钱的成分。但是农民对化肥成分了解不多,而经销商不可能为每个农民都普及肥料知识,只能在开会时为农民讲解,但农民选择肥料的原则多以价格作为主要参考要素,他们只看数字,不看化学标识,认为含量高就是好肥,含量低就是不好的肥料,厂家就是抓住了农民的这种购肥心理,故意混淆有效含量和总养分的概念。要知道,养分含量仅指氮、磷、钾,而不能把中、微量元素及有机质,还有其他添加物计入总养分中,这样标注让农民在购肥时走入了误区。”

有机肥是传统的农家肥料。据资料表明,20世纪60年代有机肥养分的投入量占农田养分总投入量的80%,70年代占70%,80年代占50%,到90年代,重化肥轻有机肥的倾向日趋严重,有机肥养分占总用肥量的比例已降到30%以下,且约有60%的农户种地不施有机肥,致使土壤板结,肥力下降,农田地力日益下降。1986年市郊土壤有机质含量为21.3
g/kg,2009年平均下降了0.8
g/kg,且在3个乡镇之间有较大差距,大堡子、廿里铺两镇有机质含量基本相近,总寨镇有机质含量较低,比全市平均值低1.39
g/kg,有的仅4.98
g/kg,土壤有机质处于极缺乏状态。在同一乡镇土壤有机质含量差别也较大,最高值与高低值差2倍多,这种状况对农作物生长极为不利,直接给生产技术指导和区域化布局带来困难。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近年来农村牲畜饲养量减少,积肥数量较少,农田施肥量不足,致使土壤有机质积累少;随着作物产量的显著提高,加剧了土壤有机物质的分解矿化,造成土壤有机质消耗量大;市郊各乡镇离城市距离较近,农村大批青壮年劳力进城务工,在家务农的只有老年人及妇女,对农田的投入不重视;由于当地光热等自然条件的影响,本身不利于有机质的大量积累。

套路三:以次充好

1.3、土壤速效养分现状

当前市场上用劣质肥冒充正规肥料的乱象也很多,曹友明向记者反映:“当前东北地区市场上用劣质肥冒充正规肥料的乱象很多,如用一种高氮型掺混肥料冒充高氮长效肥料。高氮型掺混肥料和高氮长效肥料是两个概念,高氮掺混肥料只是用普通大颗粒尿素为原料,造价比较低,而高氮长效型肥料造价相对较高。还有用味精厂生产的有机肥料冒充正规肥料的现象,这种肥料的实际含量只有15%,进价只有40元/袋左右,但是售价能达到100元/袋,主要是通过忽悠团销售。这些以次充好的肥料或偷含量,或偷换概念,以低价来吸引农民,造成很多农民盲目购肥,施用后效果很不好。”

1.3.1、土壤碱解氮

套路四:忽悠团

土壤碱解氮含量呈中等水平,平均含量为110.9 mg/kg,较1986年增加了21.6
mg/kg,但是还有一部分耕地,尤其山地的碱解氮含量处于80
mg/kg以下,严重制约着作物产量的进一步提高。

忽悠团打着团购、厂家直销等口号进行宣传,在销售化肥的过程中故意误导农民,坑农害农的现象在全国各地时有发生。曹友明说:“农民以为得到了实惠,但实际上他们反而是花了高价钱。农民购肥之后过几天再拨打销售人员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即使农民去当地工商部门去举报,工商部门也没有办法,因为农民购买的只是高价费,并不是购买了假化肥,包装袋上的标注也没有任何疑义,是12个氮,0个磷,3个钾,总含量大于等于15个含量。农民购买的肥料单位含量的价格比正规厂家化肥的单位含量高很多,但是农民不会辨认包装袋上的标识,始终没有明白其中的道理。”

1.3.2、土壤速效磷

安徽省宿州市萧县美农作物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翟传记也反映:“正规厂家的化肥受忽悠团影响较大,尤其普通农户很容易受忽悠团忽悠,忽悠团抓住农民爱占小便宜的心理,以次充好,通过赠送小礼品的形式销售。如有忽悠团销售的玉米肥含量只有26个氮,其余是钙镁硫等成分,没有磷和钾,零售价为100元/袋,每袋利润能达到40-50元,但却有很多农民愿意买。而正规厂家的高氮肥含量为28-6-6,零售价为100元/袋,利润只有10元/袋左右,农民却不愿意买。这是因为忽悠团欺骗农民,夸大肥料的效果,还声称施用这种含量的肥,后期不需要打药。施用这种肥后,作物前期长势较好,但是相较于施用正规厂家肥料的地块而言,其后期产量是下降的。当农民意识到受骗后,早已不见忽悠团的身影,农民只能吃哑巴亏。然而虽然每年都有上当的农民,但是在下一年购肥时还会有农民上当。”

近几年随着磷酸氢二铵、过磷酸钙等磷肥广泛应用,土壤中速效磷的含量增加,平均含量为54.2
mg/kg,较1986年增加了40.7
mg/kg,增幅301.5%。但廿里铺镇、总寨镇山地的速效磷含量偏低,制约着产量的提高,应加大对该地区磷肥的投入。

记者手记:

1.3.3、土壤速效钾

在种植成本增加、粮价下跌的形势下,追求低价位是农民购肥的标准,但是正规的肥料企业生产出来的化肥自然成本会高,而假冒伪劣肥料的生产成本极低,所卖的价格较之正规产品低很多,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造成这些乱象的原因在于农副产品价低,而今年化肥价格却一直处于高位,远远超出农民的心理预期。此外,当下农民辨别肥料真假的能力很弱,在农民以价低为原则的心理下,加上相关部门对假冒伪劣肥料产品的查处和打击力度不够,肥料市场的竞争缺乏良好秩序,就给了假肥料以可乘之机。劣质化肥坑农害农,扰乱了化肥市场秩序,也让依法合规的生产企业受到伤害。

土壤速效钾含量显著下降,2009年平均为256.6
mg/kg,较1986年下降了43.4~143.4 mg/kg
。原因是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氮磷肥施用量增加,作物总产量持续增加,作物从土壤中不断带走钾素,故土壤钾素持续减少。多年来,总认为西宁市郊土壤富钾,土壤钾素得不到应有补充(只能从有机肥中得到少量的钾),这是造成土壤钾素下降的关键因素,应提倡测土配方施肥,化学补钾及施用生物钾肥。

在此提醒广大农民朋友千万不要贪图便宜,购买化肥等农资一定要选择正规农资店。如果您购买到假农资,或者使用后造成了一定损失,一定要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