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国酒业市场回暖,而阿根廷葡萄酒行业去年过的可就不那么美好了,世界第九大和拉美第二大葡萄酒生产国阿根廷去年遭遇了五十年来最严重的减产,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同时其国内外市场都严重萎缩,阿根廷酒业目前把望扩大中国市场作为拯救阿根廷葡萄酒业的最好方法。

阿根廷门多萨省顶级葡萄酒酒庄将目光聚焦在中国市场。门多萨省是阿根廷主要的葡萄酒产区之一,而阿根廷不仅是主要的葡萄酒生产国还是重要的葡萄酒出口国。随着中阿农产品贸易发展以及中国葡萄酒需求量不断的增加让阿根廷也将目光瞄准中国市场。

葡萄酒一直备受我国大众的喜爱,虽然已经持续一段时间进口葡萄酒处于疲软期,国产酒销售不理想的局面,但是2015年开始,葡萄酒行业因政策调整等因素显现了新的格局。

阿根廷葡萄酒业商会的统计数据显示,该国去年产葡萄酒9.4亿升,比2015年减少4亿升,为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阿根廷也由2015年的全球第五大葡萄酒生产国将降到目前的第九位。

“解码”中国人口味

在进口葡萄酒领域,回暖速度最明显的当属智利葡萄酒和以澳洲为代表的新世界产区。中智自由贸易签署的协定规定自2015年起智利葡萄酒进入中国零关税,这极大地刺激了智利葡萄酒对华出口。目前在中国的进口葡萄酒国家排名中,智利的进口量排名第二,进口总额排名第三。自中智自由贸易协定签订以来,智利葡萄酒至华的进口量逐年爆增。数据显示,
2010年,智利葡萄酒的进口总额为1.03亿美元,2013年该数字已增至1.67亿美元。另外,今年3月智利瓶装葡萄酒向中国出口大约34万箱,总额超过1.16亿美元,增长14.8%,平均价格达到每箱34.4美元。

阿根廷葡萄酒商会酿酒技术专家阿尔图里亚表示,阿根廷出产葡萄的95%都用于酿酒。而该国70%的葡萄出产自安第斯山脚下的门多萨省。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去年这个省份的降雨量和低温天气持续时间都大大超过往年,造成该地区葡萄大幅减产,全国葡萄酒的产量也相应下滑。产量减少直接影响了阿根廷的葡萄酒出口。2016年阿根廷葡萄酒出口量同比减少2.6亿升,降幅达3%。

成立于1996年的“特里文托酒庄”从2005年开始对华出口葡萄酒,过去五年呈现快速发展。酒庄亚洲市场负责人丹妮埃拉?埃尔南德斯向记者介绍说,2014年酒庄对华出口同比增长了300%,2015年上半年就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对华出口量。

与智利葡萄酒进口增速保持一致的还有以澳洲为代表的新世界葡萄酒产区。目前中国海关对澳大利亚进口瓶装葡萄酒收取14%关税,散装葡萄酒关税则达20%。但根据中澳双方在2014年底公布的双边自由贸易协议中的条款规定,中国将在未来4年内逐步取消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的进口关税,这对澳洲葡萄酒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红酒经济研究中心对于中国红酒市场更是给出了乐观判断,预测未来几年中国红酒消费量将增加60%,到2018年中国红酒净进口量或增至7.9亿升。

阿根廷著名红酒品牌“诺顿”酒业公司市场部经理卡利表示,阿根廷葡萄酒出口减少的根本原因是生产成本上升,让阿根廷红酒丧失了在国际市场的价格竞争力。卡利认为,2009年到2015年底阿根廷前政府采取的农产品出口征税和强制固定汇率政策,增加了该国葡萄酒的生产成本,让阿根廷红酒在国际市场上遭受冷落的局面延续至今。此外,虽然现任政府已取消农业出口税并稳定了汇率,但阿根廷一直以来的高通胀率让国内物价不断上涨,原料价格和人工费用增长尤为明显,且涨幅已超越此前政策性影响带来的高成本。

经过最近一次对中国几座大型城市的市场调查,酒庄首席酿酒师赫尔曼?迪?塞萨雷更加坚信,中国市场“是阿根廷葡萄酒的未来”。但是对中国市场的进一步了解让他发现“拓展中国市场有多难”,最大的难题是,“如何对接中国人的口感”。

面对不断涌入的进口酒,国产酒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重新定位市场,不断提升品质,出现了弱复苏局面。近日,中国酒业协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会上发布的《2014中国酒业研究报告》指出,2014年葡萄酒行业处于缓慢恢复元气状态,全年完成酿酒总产量、销售收入、利润总额相比2013年均有所上升,整个行业进入弱复苏状态。国家统计局今年一季度统计数据则表明,国产葡萄酒行业收入与利润同比分别增长16.4%与19.1%,增速环比回升。随着消费者知识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及品牌意识的日渐觉醒,一些老牌的国产葡萄酒,例如张裕葡萄酒,我省的祁连葡萄酒等,比起琳琅满目的进口酒更容易赢得消费者的信赖。

图片 1
阿根廷葡萄酒

前往中国之前,赫尔曼对自己酿造的马尔贝克年份窖藏信心百倍,然而市场反馈让他颇为失望。“在大都市北京和上海,消费者对阿根廷葡萄酒接受度较好,但其他城市消费者还不太能接受,总体而言,中国消费者更喜欢清爽温和而偏甜的口感”,他说。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我省河西走廊地区因其特有的自然条件,自古以来就是葡萄酒的出产圣地。目前,我省主要有武威、张掖、嘉峪关三大葡萄酒产业基地,全省拥有酿酒葡萄种植面积24.51万亩,比2010年净增12万亩,成为我国酿酒葡萄种植大省。

与此同时,阿根廷葡萄酒在国内市场的销量也出现萎缩。2016年,阿根廷国内葡萄酒消费量同比下降8.3%。

坚持阿根廷葡萄酒特有口感,还是“解码”中国口味调配出适合的酒品?这在赫尔曼看来,两者可以并行不悖。“我们会在酒体原有风味基础上探索适合中国的葡萄酒,也会坚持安第斯山赋予我们的独特口感,通过教育和培育市场让中国消费者接受我们的优势”,他说。

一直以来,省委、省政府都高度重视葡萄酒产业发展,明确提出将葡萄酒产业作为我省的特色富民产业来抓,并在2010年就出台了《2010—2020年葡萄酒产业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省葡萄基地达到50万亩左右,葡萄酒生产加工能力达到20万吨以上,市场份额占全国葡萄酒市场的10%左右,葡萄酒销售额超过400亿元。

阿根廷“博斯凯特”酒庄总裁安妮·博斯凯特表示,阿根廷葡萄酒在本国市场销量下降的主因是产量下降和价格过高。博斯凯特说,阿根廷人有饮用葡萄酒的传统,以往国内红酒价格远远低于啤酒。但近两年,由于酿造成本上升,国内普通红酒价格以高于啤酒。加之不断加剧的通货膨胀,民众改变习惯首选购买的是价低的啤酒,严重打击了葡萄酒消费。

赫尔曼的中国市场调查覆盖北京、上海、广州、厦门等大型城市,除了推介酒庄代表产品马尔贝克,他还对一些餐厅和酒店的餐厅侍者进行了“葡萄酒品鉴培训”,包括品鉴葡萄酒的顺序、饮用的程序以及不同葡萄酒的佐餐搭配等等。

近年来,我省主要葡萄酒生产企业运用“抱团走出去”的发展战略,到东南沿海和京津环渤海等省市多次举办河西走廊葡萄酒整体营销、招商引资和合作洽谈活动,向葡萄酒经营商进行推介宣传,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仅2014年8月的中国河西走廊葡萄美酒节期间,我省葡萄酒生产企业就签订销售合同2.5亿元,比上届节会增长169.9%。而在刚刚结束的第二十一届兰洽会期间,河西走廊9家葡萄酒企业与83家省内外葡萄酒经销商达成购销合作协议。美国月色美地葡萄酒公司与我省汉水·津亭葡萄酒投资管理公司正式签约,首期投资3000万美元在张掖临泽建设国际酒堡项目;重庆甘肃商会、厦门优传酒业集团分别拟在河西走廊投资建设国际酒庄集群项目。相信在省内各大葡萄酒企的不断发展和政府的不断扶持下,我省葡萄酒产业必将取得更大的发展,为国内葡萄酒产业新格局的形成作出特别贡献。

阿根廷酒类销售分析专家赛恩斯则表示,打击阿根廷葡萄酒产销的另一个因素是进口外国红酒的数量逐年增加。赛恩斯分析说,智利等国外低价葡萄酒进口量的增加分食了阿根廷葡萄酒在本国市场的份额。还有一些阿根廷酒厂为降低成本,采取引进外国红酒原浆再勾兑或分装销售,不仅影响了阿根廷高品质葡萄酒的声誉,更严重制约了本地红酒产量。

开个侍酒师学校

阿根廷葡萄酒业界人士普遍认为,走出目前困境的最佳途径是尽可能降低成本调整价格和进一步开拓海外新兴市场,尤其是必须抓住中国市场。

拥有百年历史的特拉皮切酒庄位于门多萨市迈普葡萄酒产区。这座产能高达2500万升的酒庄,产品远销8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中国的份额相对较少。酒庄负责亚洲业务的市场经理瓦伦汀?冈萨雷斯相信,中国市场将成为酒庄重要的业务成长板块。

阿根廷葡萄酒酿造业观察中心主任拉达表示,近十年来,中国葡萄酒市场迅速增长发展迅速。去年中国国内葡萄酒消费量同比增长6.9%,为全球第一。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五大葡萄酒消费大国。而目前中国只是阿根廷红酒第七大出口目的地国,对华销售量也仅占不到3%,两国的葡萄酒贸易发展空间巨大。

瓦伦汀以邻国智利红酒为例,认为智利红酒进入中国市场时间较早,加上中智两国签署了自贸协定,享受零关税优势的智利红酒在价格上拥有很强的竞争优势,如今已经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他认为,阿根廷红酒要拓展中国市场,两国贸易上需要开展更多合作。

拉达还指出,智利和阿根廷分别是拉美地最大的和第二大葡萄酒出产国,两国间有着激烈竞争。随着2015年中国与智利自贸协定减税期的结束,双边贸易基本上实现了零关税。在中国销售的智利红酒的价格与智利国内持平,甚至比智利本国还要低廉。2016年,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智利红酒的最大进口国。

为跟上中国市场发展节奏,特拉皮切酒庄去年在上海开设了办事处,专门聘请来自西班牙的葡萄酒行业管理高手打理中国业务,针对中国市场特点和消费习惯,从进口分销模式到品牌包装推广,制定了完整的市场策略。

拉达认为,中国已经成为智利葡萄酒业发展的主要动力,阿根廷这方面也应积极效仿不应落后。但拉达同时也强调,由于没有像智利一样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目前阿根廷在中国市场没有价格优势,而价低关税是扩大对华出口的关键。他希望两国政府能就实现双边自由贸易达成更广泛的共识,推动阿根廷葡萄酒对华出口的大幅增长。

“我们相信,中国市场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各国葡萄酒厂商都看准了这一点,但是面对市场机会,我们不希望一脚踏空,在熟悉和了解这个市场之前,会谨慎选择市场战略,特别是选择合适的进口商和分销商”,酒庄公共关系经理卡斯通?雷对记者说。

特拉皮切希望出口到中国的不仅仅是葡萄酒,还包括葡萄酒文化。作为一名拥有执照的阿根廷侍酒师,卡斯通深知这一职业对推广葡萄酒文化的重要性。“二十多年前,阿根廷葡萄酒产业迅速扩张,侍酒师职业应运而生,中国葡萄酒市场发展和消费需求提升同样需要这样的角色,我们希望有机会在中国开设侍酒师学校”,他说。

酒庄里教起了中文

西班牙人何塞?曼努埃尔曾是位成功的投资银行高管,也是疯狂的红酒爱好者。九年前,他来到阿根廷门多萨,巍峨的雪山,纯净的水源和各种适宜酿造顶级葡萄酒的风土条件,让他决定放弃工作,带着家人来到这里,投资修建了犹如太空飞船般的欧福尼耶酒庄。

欧福尼耶酒庄有一座专门为围边居民和员工子女设立的小学校。去年,何塞?曼努埃尔请来旅居阿根廷的华人张连春为孩子们教授汉语,他自己的四个孩子早在几年前开始学习中文,如今已经可以简单地用中文沟通。

“我们同中国的联系始于8年前,出于我本人对中国文化的爱好,也考虑到中国市场的成长性,我让孩子们学习中文,主要是给他们植入中国的概念,未来中国市场的潜力难以估量,我们需要有超前意识,提前做好准备”,何塞?曼努埃尔对记者说。

何塞?曼努埃尔在自己18米深的酒窖中举行了西方戏剧和中国京剧“混搭”演唱会,专门请来中国厨师教授主厨学习扬州狮子头,餐厅中专门为中国游客准备了中文菜单,自己的私人窖藏还有张裕出品的赤霞珠年份酒……酒庄主人对中国的偏爱由此可见一斑。

欧福尼耶酒庄总面积239公顷,每年生产60万瓶高端葡萄酒,九成出口欧美市场,对华出口份额占到约5%。三年前,何塞?曼努埃尔开创了种植园分块认购并由酒庄托管酿造定制葡萄酒的商业模式,其中两块已经被华人认购,出产的葡萄酒被命名为“峨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