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华社信息济南12月4日电(记者刘宝森)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日前表示,山东有价值20亿元的多宝鱼销售受到药残风波影响,目前,政府正计划采取多种措施强化水产养殖监管。
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有关负责人在1日召开的全省渔业工厂化健康养殖专题座谈会上说,自11月17日上海检测出多宝鱼药残超标以来,山东省多宝鱼养殖业受到巨大影响。据粗略估算,山东目前约有5000万尾多宝鱼即将上市,如果销路无法打开,仅这些产品的损失就达20亿元。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已委托地方海洋渔业部门,对此前由农业部公布的三家药残超标多宝鱼养殖企业,依照相关法律进行了处罚,所有药残超标的违规多宝鱼产品已经被封存或销毁。
这位负责人说,多宝鱼药残事件对水产养殖业是个惨痛的教训,为此,山东将采取多种措施对水产特别是多宝鱼养殖企业加强监管。他表示,山东将健全苗种生产监管制度,从源头上把好产品质量关,淘汰违规用药的苗种企业;同时,建立水产品养殖生产许可制度,技术、设备等方面达标的企业将获得养殖许可证,未达标的企业将无资格从事水产养殖;山东还将制订水产品工厂化健康养殖管理办法或规范,使养殖户在水质、用药、饵料等方面都有严格的操作依据;此外,山东将进一步要求各市渔业部门组织培训,提高多宝鱼养殖从业人员的养殖技术。
据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提供的数据显示:山东省多宝鱼养殖面积已达360万平方米,产量4.5万吨,产值30亿元,从业人员有十多万人,是山东渔业增效、渔民增收的一大支柱产业。

图为连云港工商执法人员正在市场检查。王春摄
●事发上海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12月12日,距离上海“多宝鱼事件”还不足一个月,本来就瘦小的山东荣成市渔民王正平又瘦下去一圈儿。去年,王正平投入30万元,买了1万多尾鱼苗养殖。本想春节前后上市卖个好价。可突如其来的多宝鱼风波让他没信心了……
据《人民日报》报道,他对着鱼池叹气,去找市海洋与渔业局总工程师王兴章。王兴章说:“你赶快拿鱼到市检测部门检测,没问题,我们好给你开合格证明,往外卖。”
送鱼检测了,证明开来了,可仍然没有来买鱼的外地车辆。有的渔民甚至开始倒掉鱼苗。
多宝鱼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相继“出事”,山东省货值约20亿元的5000多万尾在养多宝鱼陷入销售困境。
多宝鱼之难 养殖热潮背后隐含危机
王正平清楚地记得,四五年前,多宝鱼能卖到200元一斤。那两年,养多宝鱼的都发了大财。
1997年,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所研究员雷霁霖从英国带着2000多尾鱼苗到蓬莱试养。1999年初,多宝鱼人工繁育获得成功,迅速进入推广阶段。
多宝鱼学名大菱鲆,原产欧洲,属冷水性鱼类。其肌肉丰厚白嫩,胶质蛋白含量高,味道鲜美,营养丰富,深受消费者喜爱,人工养殖迅速发展。
胶东半岛沿海,一时间掀起了多宝鱼养殖热潮。“两条鱼就能顶一头大肥猪。一年就能收回成本,两年纯赚。”一位基层干部说。
与此同时,多宝鱼价格也一路下降,由原来的每斤一两百元降到30元左右。而鱼苗,由几年前的每尾30元,降到目前的2元。
价格下降的背后是养殖规模的扩大。今年,山东的多宝鱼养殖面积达360万平方米,产量3.5万吨,占到全国总产量的七八成。产值30亿元,从业人员10多万。
“在日照一个镇,养殖大棚一个挨一个,密集到连货车都开不过去的地步,没办法,只有用吊车吊。”一位渔业公司的总经理说。
热潮的背后却隐含了危机。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危机爆发得会这么迅速……
监管之漏 多头监管谁都没管好
蓬莱市京鲁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宗哲是最早养殖多宝鱼的人之一。面对鱼池里似乎游不动的80万尾多宝鱼和300万尾鱼苗,愁眉不展的他介绍说,每天来这里要鱼苗的只有稀稀拉拉的四五家。
是什么导致了“多宝鱼事件”呢?“水产品质量管理点多面广,线长量大,经营分散,质量安全监管难度大。加之起步晚,体系不健全,机构、人员、经费和技术手段不能满足要求。”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厅长侯英民说。
对小养殖户的监管成首要难题。“渔业法规定,陆地工厂化养殖可以不办证。这就相当于默认:小户养殖就像农民养鸡养狗一样,是不需要生产许可的。对此,渔业部门管不了,也没办法管。”长期与渔民打交道的王兴章介绍说。
“搭个棚子,垒几个池子,人就住在棚子边上临时搭起的小屋里守着。人和鱼在一起,很不卫生。为了多挣钱,高密度养殖,过去一平方米养15到20尾,现在有的居然增加到50多尾。水量减少一半,密度增加一倍,鱼能不得病吗?有病以后乱投药,不管是不是违禁药,更不管药物残留是不是超标。”
某市渔业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坦率地说:“渔药、渔用饲料缺乏生产、经营、使用全过程的统一监管,有的渔民买鱼饲料回家,里面含有违禁成分全然不知。既然是违禁药,为什么还能在市场上买到?这些药,本来属于畜牧部门管。”
这位工作人员说:“多宝鱼在运输、销售环节中,都有可能为保鲜加入药物,这是我们管不了的。”
据了解,活鱼一旦上路,运输环节应该由经济管理部门管;在销售市场上,由当地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管理。王兴章说:“多宝鱼有公路运输,也有铁路运输,还有空中运输,谁管?谁都不管。”
多头监管下的一条鱼,到头来谁都没有管好。多宝鱼产业背后,其实是一条脆弱的、非常容易断裂的监管链。
目前,山东省正酝酿多种措施强化水产养殖监管:比如健全苗种生产监管制度,从源头上把好质量关,淘汰违规用药的苗种企业;建立水产品养殖生产许可制度,制订水产品工厂化健康养殖管理办法等。
产业之痛 会不会重蹈毛蚶覆辙 多宝鱼产业下一步怎么办?
侯英民厅长说:“在这种情况下,多宝鱼产业发展面临两种选择,两种前途。如果不能采取正确的应对措施,积累十年的多宝鱼产业将从此一蹶不振。而且很可能还会波及到海参、对虾、鲍鱼等品种,进而对整个养殖业产生不利影响,带来更大损失。上演‘一个品种出事摧毁整个产业’的悲剧。”
这方面不是没有先例。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上海发生的“毛蚶”事件,就使全国的毛蚶养殖业陷入低谷,至今也没有再发展起来。
据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经贸处处长傅日新介绍,上海“多宝鱼事件”发生后,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紧急组织了一次监督抽查,分两批抽取了32家企业的56个样品。经检测,禁用药氯霉素的合格率为94.6%,孔雀石绿和无色孔雀石绿合格率为92.9%。这意味着,山东的大部分多宝鱼是合格的。
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王龙兴说:“上海市场多宝鱼抽检出了问题,执法部门必须发布消费预警,但抽检存在问题和多宝鱼本身存在问题是两个概念。现在依然有很多规范化的养殖企业严格按标准操作,养殖的多宝鱼是合格水产品。对于这部分企业,只要能取得当地相关部门的检测证明,或者在上海市主动送检合格,依然欢迎到上海销售多宝鱼。”
傅日新处长说:“上海这次检测硝基呋喃药物,是依据国家商检局出口鸡肉、对虾、蜂蜜等产品的检验标准,是根据国际上发达国家实施的技术壁垒制定的,有的发达国家也达不到。”
看起来,多宝鱼产业还有希望……但这一产业的健康发展,仍然面临一些难题。
“科技创新能力不足,高效、安全、低毒、低残留的新型替代渔药和疫苗研发滞后。还有,就是缺乏标准和技术。”侯英民厅长说。
在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所雷霁霖院士看来,急功近利,置产业安危于不顾才是最致命的:“因为不规范的操作导致多宝鱼出现问题,顶多换养别的品种。至于产业会不会被毁掉,有些人根本不会考虑。”
近些日子,山东渔业部门频频和上海方面沟通,把检测合格的养殖大企业推荐给上海市场,希望通过建立点对点的有效对接挂钩制度,重建市民对多宝鱼的消费信心。
新闻背景
11月17日,上海的一项抽检结果显示,申城市场上销售的多宝鱼药物残留超标现象严重,所抽样品全部被检出含有违禁药物,部分样品还同时检出多种违禁药物,有关部门发出“消费预警”。北京、香港、广州等地则相继禁售多宝鱼,一时间,各地水产市场对“多宝鱼”唯恐避之不及。农业部随后会同有关部门赶赴多宝鱼来源地山东省开展专项督查并对违法企业做出了处罚。
多宝鱼养殖和用药有了“指南”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日前组织专家在吸收最新科研成果的基础上,编写了《大菱鲆健康养殖技术指南》和《大菱鲆常见病害防治方法及用药指南》。
据介绍,上述两个指南对大菱鲆的养殖设施、环境条件、鱼苗选择和放养、水质管理、商品鱼出池及亲鱼培育、苗种培育等进行了详细的技术指导,提出“大菱鲆疾病防治要更新养殖观念,坚持以防为主、治疗为辅”的疾病防治原则,并介绍了常见疾病、防治措施及合理用药技术,给出了常用药物的休药期和海水养殖禁用药物等。
专家指出,当前水产养殖生产中,由水产品药物残留超标引起的质量安全问题已成为制约大菱鲆生产与销售的瓶颈。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对于山东半岛几万名多宝鱼养殖户来说,这个冬天似乎格外寒冷。20多天前,多宝鱼在上海“出事”,使得山东省5000多万尾在养多宝鱼的销售一下子变得困难起来。

11月16日,上海市场查出来自山东的多宝鱼药物残留超标,抽检的30件样品全部检出硝基呋喃类代谢物。同时,部分样品还分别检出恩诺沙星、环丙沙星、氯霉素、孔雀石绿、红霉素等禁用渔药残留,部分样品土霉素超过国家标准限量要求。

随后,北京、广州等地相继宣布禁售多宝鱼。这道以往在各地酒店餐桌上风光无限的菜,很快变得无人问津。各地水产市场很少再进山东的多宝鱼。蓬莱市京鲁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宗哲面对鱼池里即将被放养或倒掉的300万尾多宝鱼鱼苗,皱着眉头对记者说:“以前,每天来这里要鱼苗的有几十家,现在每天只有稀稀拉拉的四五家了。”

●紧急抽查

山东是多宝鱼养殖大省,目前多宝鱼养殖面积360万平方米,产量3.5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七八成。产值30亿元,从业人员10多万人。本地多宝鱼在上海“出事”后,山东省渔业部门立即会同农业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及上海市有关部门,派出人员到沿海地区对多宝鱼养殖生产过程进行督察。同时派出工作组,开展了紧急监督抽查,分两批抽取了32家企业的56个样品。经检测,5.4%的样品中检出禁用药氯霉素,7.1%的样品中检出孔雀石绿和无色孔雀石绿。3家企业因违规使用了氯霉素和孔雀石绿,被依法查处。

据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工作人员介绍,山东省今年曾在沿海一带抽取21个多宝鱼样品,对其重金属、渔药残留等主要指标进行专项检查,结果显示有两个样品检出氯霉素超标。他们同时承认,以往水产品抽查都不包括硝基呋喃类代谢物这一项目。

●密养之灾

孙宗哲是最早养殖多宝鱼的人之一。

1997年,多宝鱼从英国引进到中国,在蓬莱试养。那时孙宗哲还是养殖场的技术场长,他很快喜欢上了这些美丽的小精灵。那时候,多宝鱼能卖到200元一斤,最先养殖多宝鱼的都发了大财。胶东半岛沿海,一时间掀起了多宝鱼养殖热潮。“当时两条鱼的价值就顶一头大肥猪。一般来说,一年就能收回成本,两年纯赚。”当地一位渔民说。

此后,随着多宝鱼产量的增长,价格一路下降,由原来的每斤一两百元降到30元左右。而鱼苗目前由几年前的每只30元,降到2元左右。

价格下降的背后,是养殖规模扩大,养殖密度加大。“在日照某镇,养殖大棚一个挨一个,密集到连货车都开不过去的地步。”一位渔业公司经理说。

孙宗哲告诉记者:“高密度养殖,易于造成近亲繁殖,鱼体容易得病,于是不得不用药。”

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有关人士也认为,良种覆盖率低,也是造成病害、导致一些不规范养殖户投药的原因之一。

●监管漏洞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一度热热闹闹的多宝鱼产业背后,其实是一条脆弱的、非常容易断裂的监管链。

“各地对水产品养殖用药监管力度不一,工作开展并不平衡。再说,水产品质量管理点多面广,线长量大,经营分散,管理环节较多,质量安全监管难度大。还有,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起步晚,体系不健全,机构、人员、经费和技术手段不能满足要求。”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厅长侯英民说。

对小养殖户的监管成为首要难题。

“小的养殖场货源杂,不规范。有的小养殖场随便搭个棚子,垒几个池子,就育起多宝鱼苗。人就住在棚子边上临时搭起的小屋里。人和鱼在一起,很不卫生。”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总工程师王兴章说。

某市渔业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坦率地告诉记者:“渔药、渔用饲料缺乏生产、经营、使用全过程的统一监管,有的渔民买鱼饲料回家,里面含有违禁成分全然不知。既然是违禁药,为什么在市场上还能买到?这些药,本来属于畜牧部门管。”

这位工作人员还无奈地说:“渔业部门只负责生产环节的管理。可是,多宝鱼在运输、销售环节中,都有可能为了保鲜加入药物,这也是我们渔业部门管不了的。”

多头监管下的一条鱼,到头来谁都没有管好。

●源头把关

据了解,目前,山东省正在采取多项措施对水产特别是多宝鱼养殖企业加强监管。包括健全苗种生产监管制度,从源头上把好产品质量关,淘汰违规用药的苗种企业。同时,建立水产品养殖生产许可制度,技术、设备等方面达标的企业将获得养殖许可证,未达标的企业将无资格从事水产养殖。山东还将制订水产品工厂化健康养殖管理办法或规范,使养殖户在水质、用药、饵料等方面都有严格的操作依据。此外,该省要求各市渔业部门组织培训,提高多宝鱼养殖从业人员的养殖技术。

据介绍,山东渔业部门近来频频和上海有关方面沟通,把该省检测合格的养殖大企业介绍给上海市场,希望建立起点对点的有效的对接挂钩制度,重建市民对多宝鱼的消费信心。

王兴章总工程师说:“对目前在养的多宝鱼,山东渔业部门正在引导养殖户待机上市,不要急于出售。在中国,多宝鱼一般长到1斤多就上市了,而在欧洲,一般要长到二三斤才卖出,这个分量的多宝鱼才是肉多味美的最佳状态。”

据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王印庚博士介绍,近期一些媒体报道,在多宝鱼体内检出的硝基呋喃会“致癌”,实属言过其实。硝基呋喃类药物,也就是人们常用的“痢特灵”,是人用处方药,一次可吃100毫克,每日3―4次。按上海从多宝鱼检出的每公斤1毫克硝基呋喃计算,人吃300―400公斤鱼才相当于每天摄取3―4片痢特灵。国际癌症研究组织已经证实,一般剂量的硝基呋喃类物质对人无致癌作用。

链接

多宝鱼又名大菱鲆,是深海鱼类,多优质蛋白,肉鲜味美,是酒店餐桌上人们喜爱的一道菜。

1997年,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所研究员雷霁霖从英国带回2000多尾多宝鱼鱼苗,到蓬莱试养。1999年初,多宝鱼人工繁育在蓬莱获得成功,多宝鱼养殖迅速进入推广阶段。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12-15第02版)

相关文章